诸君,我喜欢九龙城寨

诸君,我喜欢九龙城寨!
诸君,我很喜欢九龙城寨!
诸君,我最喜欢九龙城寨了!
我喜欢龙津路!
我喜欢光明街!
我喜欢社公街!
我喜欢老人街!
我喜欢龙城路!
我喜欢天后庙街!
我喜欢大井街!
我喜欢东头村道!
我喜欢西城路!
在天台!在街道!
在屋子里!在鱼骨天线丛中!
在三六馆!在松发冰室!
在街喉边!在牙医诊所!
在赌博场!在潮州菜馆!
一切一切关乎这个寨城的任何事情我都很喜欢!
我喜欢高高的机械上的钟锤,伴随着轰隆声和官员的鼓掌声,将九龙城寨的墙壁敲烂!
当废旧屋室脆弱的玻璃窗被无情砸碎,变成一片片落下来时,我的心会兴奋起舞!
我喜欢毒贩在光明街,站在白粉档的铺子后,叫卖高纯度的海洛因!
当三千警察包围寨城,毒贩们尖叫着,从据点中飞奔而出,又被警官铐上手铐,这一刻我的心情,真是无限的畅快!
我也喜欢有那么一点小帅的阿Sir们,在街道上尽情抓捕抢劫的嫌犯!
尤其是,当我看见陷入恐慌中的嫌犯们,不断的反复的试图找到街道的出口,却迷路了的时候,最令我为之享受!
非法的狗肉馆里,飘出的鲜肉的香气,令我忍不住一闻再闻!
街边的潮汕民乐乐队,放下了乐器,在夜晚城寨内闷热的夏风之下,为各位一杯一杯的倒工夫茶,这感觉真是太棒了!
抓着一本圣经,开了戒毒所的信仰基督教的英国女子,当黑社会大佬跑去找她、请求让她帮助自己的小弟戒毒的时候,更是让人难以言喻的感动!
我喜欢在龙城路的冰室前打公共电话。
本该让我们输个精光的赌博机,遭到出千,所有的点数被残忍的吐了出来,这是多么哀伤啊!
我喜欢在天台安装鱼骨天线。
因为被台风席卷过,现在都已经被吹到了不正确的方向,因此而接不到电视的信号,这真是莫大的耻辱啊!
诸君!
我喜欢着九龙城寨,一座破破烂烂的九龙城寨!
诸君!
普通的赛博朋克爱好者们!
你们到底在喜欢着什么?
现在,你们喜欢上九龙城寨了吗?
喜欢一座被称作人间魔窟的,像地狱一样的九龙城寨吗?
喜欢一座超越了上海、东京、曼谷和赛博朋克的极至,三千世界鸦杀尽的,如同超现实一样的九龙城寨?
(此时全员齐喊:龙城!龙城!龙城!)
很好!
既然如此,那就更加深爱九龙城寨吧!
我们浑身蓄积了力量,如今,握紧的双拳更加不能放下了!
我们早在黑暗深处,忍耐了长达半世纪之久。毕竟普通的贫民窟,根本无法满足我们!
叫醒那些……意图让这段历史被遗忘,现在还在睡大觉的人吧!
揪住他们的头发,把他们拉出来,帮助他们睁开眼睛想起往事!
让他们感受到,自己深爱的东西被拆走了的感觉!
让他们回想起,这天与地之间,还有某些建筑物,是他们的哲学无法解释的!
我们要用一千名赛朋爱好者的战斗团
将世界变成城寨!
没错,那是我们期待已久的人类之光,九龙城寨!
我按照约定,把寨民们都带回来了。
那令人怀念的城寨,那令人怀念的街道……
来重建九龙城寨吧!

[中文翻译]九龙寨城探险记1: 走在地底的迷宫

大家好,这是一位日本人吉田一郎在香港留学期间在九龙城寨经历的记录,除此之外还拍下了很多(低分辨率)的照片,今天陆续来做一下翻译。

左图是从南方看到的1985年的九龙寨城。 城堡的南面是一个凹坑,当时一个木制的寮屋环绕着四周。 右边的照片是86年寮屋被拆除,被剥光后的城堡堡垒。 细长的大楼毫无缝隙地建起来,就像一个巨大的混凝土块。

曾经这里有真正的城堡堡垒,清朝的官员和士兵驻扎在这里。 1899年,当这一带从中国领土变成英国租借地时,只有九龙寨城作为飞地中的飞地一样的存在,在香港中只有这里是中国的领土。 这就是为什么香港 = 英国的法律管制不到这里,香港警方也无法进入内部。 另一方面,周围被英国军队包围的清朝军队不久就从这里逃离,国民党政权和战后的共产党政权也没有向九龙寨城派遣官员,中国的法律也不适用。 因此成为了任何一个国家的法律都不管制的”无法无天”。 战后,来自大陆的难民涌向香港,城堡内的建筑也陆续被高层唐楼所替换,变成了这个样子。

城堡南端的龙津道。 过去通道的右边是木制寮屋的一个非常阴暗的角落,但是在1986年寮屋被拆除之后,这条街变得非常明亮。 挂着”牙科””牙医”的牌子显眼。 在香港当医生需要英国行医执照,但城寨里没有法律适用,所以要在这里开业,是不需要执照的。 虽说是”免状医生”,但大部分都是在中国曾经拥有执照的医生,所以有基本的能力。 话又说回来,因为医生太多,竞争激烈,手艺不好的就不可能营业下去。

到处都是诡异的入口,延伸到了城寨内部。 这是其中之一,西城路口。 迷宫般拥挤的通道两侧都被无视建筑法等的建筑物覆盖,明明是白天却又黑又臭,气味扑鼻而来。

城寨的路皆有自己的名字,龙津路、老人街、大井街等……这里是曾有过贩卖鸦片和海洛因的摊位排起长队的”传说”中的光明街。 「城寨福利会」是城寨内部的街坊会,仔细一看,上面有从鸦片商人升为大财阀的怡和洋行商会的标志。大约是城寨福利会的赞助人?

虽说是”光明街”,但却是一条昏暗的通道。 九龙寨城在大约3公顷的土地上住着5万人。(译注:五万人是城寨福利会的估算,真实数据大约是三万三千人) 如果换算做每平方公里的人口密度就是160万人,也就是在一张榻榻米的土地上生活着5人的超稠区域。

龙津路贯穿城寨的中部。 头顶上挂着水管和电线。 建筑物和建筑物之间没有空隙,所以水管、下水道、电线、电话线和电视电缆只能这样布线。 水管之间夹着很多楼上居民扔掉的垃圾。 因为下水道坏了也修不好,所以有些通道因为污水哗哗地倾泻而无法通行。 还有一个地方需要把塑料布铺起来通过。

「齐心协力,捉获窃贼」「在此打劫,一经抓获,断手断脚」

居民们建立了自警团,自己维护治安。

龙城路边还有一所叫”龙津义学”的学校。 入口处有狮子镇坐。 学校的一楼是一个储藏室,里面有一座庙。 城寨的中心,曾经有清朝政府大楼的地方,已经变成了幼儿园和养老院。

在那个养老院门口放着的,第一次鸦片战争时期的大炮。 后来九龙寨城被拆除的时候,这附近发现了写有”九龙寨城”的石制匾额,在此之前城寨被称为九龙城砦和九龙城寨,但事实证明,九龙寨城其实是它本来的名字。 因此,在城堡旧址上建造的公园被命名为”九龙寨城公园”,展现出残酷面貌的大炮,现在已经被粉刷过,作为文化遗产被展示。

九龙城寨?九龙城砦?九龙寨城?

[毫无卵用的科普]

[您知九龙城寨的城寨有四种写法麽?]

—九龙城寨—九龙寨城—九龙城砦—九龙砦城

(另外,在日语中也有不下四种读音组合)

九龙寨城是一开始的名字,即安营扎寨的那个寨

寨:1.防守用的栅栏 2.旧时驻兵的营地 3.小村庄

而后的九龙城寨,是因后来九龙寨城周边一代被命名为[九龙城],为防止人民群众混淆成简写而颠倒顺序。(虽说现在隔壁日本人口中的九龙城就是九龙城砦)

后来便都已[城寨]来叫,或许是粤语中声调较顺口(但我没这个感觉)[砦]同[寨]互为异体字,因此民间时常混用,在日本更为通用。

顺便一提,从前九龙是民间用称呼(因为九龙半岛的九座山脉就像九条龙),九龙一带的官方用名为[官富],在九龙寨城建起前不久[九龙]这个名字才被官方钦定。另外,从前的香港岛+九龙半岛+深圳+东莞这些地方全都被在广东一个叫宝安的县裡,九龙城寨在清军走后就曾有段时间行政被划在宝安县,而现在的宝安是深圳一个区。

我的个人感受是用[寨]有种梁山好汉的黑手党气息,[砦]倒莫名生出了异国感*可能因为我之前从没见过这个字…),虽然有个九龙城区但其实简称九龙城也是不错的!(城寨的简称真的是龙城不是九寨,九寨沟了解一下…

九龙城寨历史不专业考察

之前写的考察,在这边发一下。

我一年也搞不出这么一篇干货

参考书籍有《九龙城寨简史》《黑暗之城》等。

我真的喜九龙城寨那种狂放张扬无拘无束不经修饰并无规划充满自然张力和生命力在无序下透露有序的迷之神秘。

九龙城寨(或:九龙城砦)

首先提一句:九龙城寨五十年代内无法无天的黑暗情况全因黑帮警察联手贪污,可参考电影《追龙》,在麦理浩时代到来,廉政公署成立后派三千警力扫荡九龙城,便很少再有黄赌毒活动出现。

早期是新安县(深圳)九龙极具战略价值的军事驻地……但就不从清朝时期讲了,谈谈上世纪。

久负盛名的贫民窟,在网路及现实的各类传闻中是无法无天的黑暗地带。

在日本有着「东洋魔窟」的称号,于西方则是「City of Darkness」,同样被描述为「高层スラム」,或许是有这高楼林立的这个特徵的贫民窟比较少见。

大楼约五百栋,每层约十三致十五层高,只有两栋大楼有电梯,居民数量为三万三千人,面积为0.0267平方公里(四个足球场大),就此推算人口密度为1,269,230.8人每平方公里,人均面积0.8平方米。

曾经是全世界人口密度最高的地区,存在「自治政府」九龙城寨街坊福利事业促进委员会,并存在主权的争议。

由于城寨的实情随着时代在变,故接下来的叙述可能有些溷乱跳跃。

城寨房屋租金为一月三十五港币,虽空间极度狭小,但放在当时的环境中也实属廉价。吸毒等违法活动也不必付出太大价钱,鸦片五元,海洛因三毫,红丸两毫(此外,五十年代末期的黑帮保护费是五港元一天)。城记忆体在「吸鸦片的看不起吸白粉(海洛因)的」之类的瘾君子鄙视链,在七十年代亦存在帮助瘾君子戒毒的传导组织。故也存在「黑帮大佬发现就连痛揍都不能让自家小弟戒掉毒,于是诚心拜託戒毒组织説明自家小弟脱离毒海」这样的故事。

据说吸毒者之间有着「把猫的眼珠子放在龙眼上面生吞可以强身健体」之类吃什麽补什麽的传闻,并且常有吸毒者因注射过量死在城寨公厕内,或是身体遭不住戒断反应而死去,结果被家人搬进公厕。尸体最终似乎会由福利会处理。

香港禁止吃狗肉,从而作为无法地区,五十年代的城寨中也存在许多狗肉馆,以及光明正大开着的脱衣舞场(三元一次,看色情电影则是三毫一次),赌场,烟档,而这一切都在七十年代初期销声匿迹或是转入地下。据说五十年代城寨的黑暗,是因毒贩同警员贪污勾结所致,因此在1974年香港廉政公署成立后,三千港英员警进入城寨扫荡黄赌毒,随后每日早晚会有派出警力来城寨巡逻,治安随此提高。

另外,员警无力去管赌博,因为它们几乎无处不在。

顺便一提,在五十年代的城寨存在一种叫「倾谒」的奇怪活动,大约是花上些钱(因为写到这个的文章是一个西方记者做的考察,单位是美元,而我又不知道当时港币和美元的汇率只好作罢,结果那本书又不在手边只能凭印象写……总之大概是不多的钱)和年轻的女孩们(也有有些年纪的)进一个单独的房间裡聊聊天,不知是否能「来真的」。除此之外,一九八五年的「特殊服务」是十五港元至三十港元,但几乎都是上了年纪的妓/女。

还有一个必须要知道的是,构成大众对城寨印象的那五百栋高楼,全部都是在1974年后如雨后春笋一般地盖了起来的,五六十年代的城寨是一片寮屋区,且经纬分明(即就是一般说法中的「黄赌毒集中于东区,善良人家居住于西区,由于有路西出,毋须踏足东区」),当然这经纬只存在于五十年代的城寨。

在74年之后的寨城几近不见天日(但应该没到那种「百分之九十八的地区都无日照」的严重程度),只有寨城中心的老人院和义学大楼一带能见阳光,除此之外就为天臺,天臺上标誌性的鱼骨为八木天线,用来接收电视信号,现在香港的旧楼上也有很多(但都被弃用),据说是通过一根线连到楼的屋子裡来接上电视的,此外会有飞机贴着屋顶转弯到不远处的启德机场降落。

《黑暗之城》和《香港造城记》裡都存在「城寨的大楼与大楼间,除了地面和楼顶可以直接通过去外,在大约第三层的地方也是打通相连的」这一描述,可是几乎都讲的不细。

回归光明的讲,寨城因大量廉价诊所和牙医而在香港闻名,西医诊所89家,牙医诊所97家,其中出诊医生多是在内地有过职业培训的专业医师,但因港府不认可这些医师的资格而转到寨城干非法行医。这些诊所多聚集于寨城週边的东头村道上,价格都比寨外廉价,也算造福民生。

最初城寨有着东西各一口大井,据说是守护城寨的神龙的双眼,但最后东面的井在五十年代(因霍乱?)被封闭,于是「好运气自然转到西边」,儘管在原先的大井旁已经设立了街喉(公共水龙头)。

「九龙寨城街坊福利会于1963年5月1日建立 ,其宗旨是服务寨城的居民,协助他们改 善生活环境。早期街坊福利会的工作主要 是改善卫生环境、防盗和防火。但由于工 作量过于繁重,因此自七十年代起,福利 会焦点只放在清洁街巷、沟渠、清理垃圾 以及修葺主要街道等方面的工作,而寨城 内超过二百盏街灯也是由福利会管理,其 电费也由福利会承担。此外,街坊福利会 在大节日期间会举办庆典,同时亦为寨城 的居民组织多项活动。另一方面,福利会也会在寨城居民间的冲突中担任调停者的角色。」

除此之外,城寨的东面和西面存在两个不同的黑帮,十四k和新义安。

街坊福利会不知有无与城内其他组织(与帮派)进行交涉。

关于九龙城寨具体的水电煤等民生事业供应,在此先引用知乎上asukaid同学的回答:

垃圾:黑帮社团,街坊福利会;香港市政局。

供水:“科学井”抽取地下水;楼顶天臺蓄水池;城外公共水龙头;人工每天挑水。(港英政府的市政供水没有接入城内)

电力:中华电力公司。早期主要负责到城门口,居民私自偷电严重。直到1977年短路发生火灾,才派人重新修缮了城内电缆。

通信:依靠城门口的几个邮箱,邮递员不进入城内。燃气:人工搬运煤气罐。

而实际上,黑帮社团清理垃圾的考证一时未被我发现,对于供水,城寨内也存在着私人供水商这一存在(也有人因而发家致富),通信的话,70年代的九龙城寨内是会有邮差来派信的。

另外,九龙城寨内时常会有火灾,街坊福利会也是会在每天的凌晨进行防火巡逻的。

然后简单说一下历史:最初建城于1847年5月31日,属于新安县(民国后更名为宝安县),原来的面积达70亩地(约47000平方米)。如同前文那样是九龙极具战略价值的军事驻地,有三米高的城牆外加一条护城河,可理解为中式城堡(但当时城寨裡从书生到农民什麽人都有,貌似真想建座小城,我也暂时理解不了是怎麽一回事),不远处就是海(现在的那片陆地是填海出来的),与远处香港岛的维多利亚城遥望对峙。

实际上当时九龙城寨的那几位官员,不止是这个小城的管辖者,亦也管制着九龙半岛的不少土地。而在1898年中英签订《展拓香港界址专条》,九龙半岛北部与新界成为英国向中国租借的殖民地,但因清朝从前做过「在殖民地裡面加一块自己的飞地,到时候就更方便压制对方和收回」这样的行为,因此九龙寨城仍归清廷管辖,但既然所有九龙地区都被划入香港版图,只剩一个孤城,那麽自然不用驻军,也不用派专员,于是自1899年4月30日以后的九龙城,实际上就只剩下一小部分官员和捕快之类的人在其中代表新安县,保护城寨居民以及维护城内治安,「但到同年5月15日,港英派英军进入城寨,城内官员害怕起来就悄悄逃出城外」,港英见城内无人,便想接管城寨,而在清廷的一番交涉后,城寨便自然无人管理,一切都维持着辛亥革命之前的状态。

而在二十世纪三十年代之后,因逃港者开始涌入,居民增长,港英识图拆除九龙城而给居民其他的屋子作为补偿,几番强拆后开始了寨城主权争拗的风波。事情跨越中华民国,日治的三年零八个月,到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

其中城寨居民成立了「九龙城寨居民反对拆迁委员会」(即「九龙城寨街坊福利事业促进委员会」的前身) ,联繫了当时民国的两广外交特派员,但在一番折腾后此事并无什麽结果,不久后七七事变日军攻佔广州,亦无人有心考虑九龙城寨问题。1948年时冲突达到顶峰,港府态度强硬并将九龙城寨内的寮屋强行拆除,于是居民朝员警丢石头,员警朝居民开枪,一时秩序大乱,多人遭枪伤,两人被拘捕,而在大陆,各地就此事举行了抗议集会,广州的学生更是展开了游行示威,到英国领事馆去扯下国旗焚烧抗议,中英两国再次交涉,成为内地多家报纸亦有报导的「九龙城事件」,随后直到1987年中英在清拆九龙城的问题上达成共识之前,城寨都亦未遭受过港府的清拆困扰,仅有建筑物不可突破启德机场周边建筑物的十五层安全规制这一条制约。